北冥有鱼

查看详情

台湾就像一座巨大的游乐场(二)

我一向进入正题都很慢。

在发生了神秘岛暧昧事件之后,我一直懵懵懂懂。过很久以后才在其他朋友的怂恿下(后来想想这一帮子家伙其实都是损友来的),我鼓起勇气问那个女孩:

你喜欢……(我么)……什么样子的男生?

生生被我咽下去两个字。她看着我迟缓了一刻。

我不喜欢高高瘦瘦的男生。

哦。

你记得XXX么?我喜欢他那样的。

头发黄黄的,不太高,是这样么?

对,最好胖胖的有点肉肉。

欧欧,我如果认识这个类型的男生朋友,就介绍给你好了。

好呀。

……

在那一次尴尬的对话之后,我们就几乎不再聊过天了。


还好,我很快就不再纠结于这件事情。

因为大学实在太多精彩。

大学大一大二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乐又很快了。

我记得那时看了《功夫熊猫》。就记得一句台词。其实那句台词很长:

昨天已成历史,明天还很神秘,而今天就是神赐予我们的礼物。

我断章取义地就记得中间那句……

明天还很神秘。如果明天不神秘了,活着还有意思么?

学校刚放出台湾交换生的消息,我毫无犹疑填了申请。

我还记得我妈妈说:

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情不跟家里商量一下?

我爸爸说:

你怎么回事,你没看电视上那些台湾人多仇视大陆学生?

我奶奶说:

你怎么回事,干嘛没事跑去国民党那边?

我爷爷说:

……去看看也好……

我说:爷爷,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回来,随便给你带好吃的。

就这样,我的先斩后奏几乎没遭到太大的阻力,台湾之行在爸妈的唠唠叨叨下很快就通过了。

接下来就是做体检,办手续,买机票等一系列琐琐碎碎的事情。

特别是做体检让我身心遭到巨大的考验,每一次都要在学校跑到很远的检疫局去。

当时我请假,老师说:去什么台湾,别去了,凭什么我们去要遭这么大的罪,他们来用不用?

我说:他们也不知道我们这边手续这么复杂吧……

最后老师嘟哝着准许了我的请假。

就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我始终没有被打击去台湾的热情。


这样的热情到底是在哪时开始的?

就不说小学课本上什么关于日月潭春晚出现过的那鲁湾这些这么久远的东西。

也不说那些去了台湾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带回来的照片和他们一脸的奕奕神采。

我就记得那年夏天跟老妈一起看的《听说》。

后来又看了《海角七号》。

我当时跟我老妈说:你看你像不像那个卖盒饭的老妈。

被老妈一顿好骂。

小情绪小情调,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小脾气。

这种地方好棒。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去看看是不是就像电影里面演的那样。


由于后面的故事太精彩,前面等待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模糊成一片了。

突然就——到了台湾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

提着一只旅行箱,我就这么第一次踏上了这个宝岛。

来接机的学长simon非常亲切。

那天晚上我们吃了大学旁边的意粉,放下行李就去了夜市。

虽然我一直说之后还会有大把机会,可是他说没关系,一定要带我去吃点小吃,我也顺便买点日常用品。

他执意要我买下一双骚得不行的红色拖鞋。

你就是这样的人啊。他说,这种拖鞋才衬你。

我晕……我是怎样的人你又知道。我说。

他呵呵了一句,笑而不语。


……

后来我问他到底为什么一开始就那么判断我。他说:

小哥,拜托咧。

我一直在学校当接待国际交流生的。

什么地方来的我没见过。

……像你这样穿背心花裤坐飞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超屌的。


我说:好吧……好像真的很屌……头发还是黄的……

我当时脑子是不秀逗了?



评论(8)
热度(6)
©北冥有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