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

查看详情

台湾就像一座巨大的游乐场(三)

认识餐旅系的Simon哥,绝对是我到台湾最幸运的事情。

我就先不说他常年接待外来交换生人脉之广令人叹为观止几乎四海之内皆兄弟路上行人都是朋友,但说他的专业能力,简直也令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弟瞠目结舌。

餐旅系?太屌了吧。

是不是吃喝玩乐全解决了?

好像还真的就是这样。


台湾年轻人有三夜:夜冲,夜唱,夜保。

除了最后一个我一直到离开都没有去尝试过之外,前两者我第一周就体验了。

“夜冲”。

夜里1点钟,我们骑着机车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呼啸而过。

干净的路面扬不起尘土却扬起关于青春的记忆。

曾几何时我还小小的时候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这样开着机车热血沸腾。

可是慢慢地你被教导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开快车很危险你应该循规蹈矩应该慢慢来。

过程不重要快慢不重要。只要到达。

可是此时此刻,我来到这里,一切都不再相同。我不是那个畏首畏尾的小差。

我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其实——又有多不一样?

我本以为这么大半夜在外面骑机车冲上山顶的估计没几个吧。

上了盘旋的山路才发现塞车排长龙。

山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这是夜里将近3点钟的台北。流光溢彩不眠不休的生机。


那一夜下了山我们在一家鱼蛋摊子吃鱼蛋。

居然可以这么好吃。

想起前面我对自己说的:我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好吧。

不是跟别人不一样,而是跟过去的我不一样。

Simon哥。

嗯?他抬起头看我,嘴里还一口满满卤肉饭。

带我去把妹呗。

噗。他差点喷饭,老大,你不要说得这么认真,我自己都没把到。

我是认真的啊。

……。Simon沉默了一下,下周有个交换生的趴,我可以带你去看看啊,不过都是外国人哦。

好啊!

行不行就看你自己了。

没问题嘞。

恩呢。Simon哥夹了个鱼蛋含进嘴里。

不过我有个问题,趴是什么?

噗。喷鱼蛋。


夜里的台北。灯火仍辉煌。

笑盈盈的土地公就这么看着芸芸繁华直到我们都视线模糊了。

看吧。

山上还是各种男男女女。



评论(10)
热度(5)
©北冥有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