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

查看详情

台湾就像一座巨大的游乐场(四)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之后……不对,那天早上。我睡了很久。

一路从天蒙蒙亮就睡到了天黑沉沉。

然后上上课上上网。

时间很快也就到了下周。

在我迷迷糊糊都忘了那天凌晨的事情和说过的话的时候,Simon哥一通电话打过来:就是今晚啦!

什么今晚?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有个交换生的趴啊,搞什么鬼,要临阵脱逃啊!

我……我英文不好。

你小子赶紧给我来就对了!


推开门,迎面是各种不同的肤色和发色。

耳边是各种快的英语。

我还没什么准备就被裹挟进这股彩色的旋风中。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都在懵懵懂懂不知所措中度过,所听到的都是我摸不着头脑的英语。

主持人是个黑人大叔,不停地切换台式国语和巴拉巴拉机关枪英语,我的大脑仿佛被他打了无数枪,漏成了筛子,什么东西都装不下。一会儿眼前就开始有点发昏。

摸到旁边坐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个趴很人性化的,现场还提供自助晚餐。

由于参与的多是外国同学,也不乏酒品之类的东西,各色扒类也很丰盛。

刚开始的时候就是吃东西,后来才开始玩游戏活动。

可是在我坐下来这会,趴已经进行了大半,还有人在吃东西。

TA穿了一件灰色的卫衣,帽子还戴在头上,端着一个一次性纸盘,盘上是满满的食物。

鬼鬼祟祟。

突然TA伸手过来,要拿我旁边的面包。

我于是好奇去看TA的脸。


没看到别的,只看到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卷卷的头发在卫衣的帽子下露出来。

分明是个女生。

她似乎瞪了我一眼。我才发现这样盯着人家看是件很失礼的事情。

我赶紧移开了我的视线。

这时一个组织活动的姐姐走了过来。我记得她刚刚自我介绍的时候称呼自己为瓜瓜。……还是呱呱,随便吧。

瓜瓜就跟那个女生说了几句。

然后那个女生就走开了。

瓜瓜跟我说:那个是我朋友啦,今晚没吃晚饭,我就叫她顺便来这边吃哈哈,没怎样吧?

我笑了:没啊,能怎样嘛。

瓜瓜说:干嘛不继续去活动啊,很好玩啊,顺便认识一下外国辣妹啊。

我有点囧:我英语不好,基本都听不懂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在玩什么,傻站在那边很干诶……

好吧,其实我后来还是被瓜瓜拉回去玩游戏了。

问题是,时间久远我真的记不起来当时后来发生了什么玩了什么游戏好不好玩跟谁玩。

——也许,这些都不重要吧。

重要的是,当我又一次受不了了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思考人生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踢我脚尖。

喂,你叫什么名字?


那双黑白分明的瞳仁又回到我的眼前,而且直视着我。

我那一霎间就感到脸上仿佛一片草原,被一颗小火苗一下点着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正要忙着救火。

女生又发话了:我叫去去,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

去去……为什么这名字听起来这么敷衍……不过我还是打定主意放弃脸上失守的阵地,开口说话了:我叫小差。

去去一脸奇怪的神情:小差?你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敷衍?是不是真名啊?

是……是真名啊。我说。

那你姓什么?去去说。

我姓林。

你哪里棱(人)?

蛤?

我说你那里棱?你来自哪里?

片刻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口音,依样画葫芦回答:我大陆棱。

去去又是一脸不可思议:诶,你是大陆棱,你都没有口音诶!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无邪的少女。

那你有没有脸书(FaceBook)?她又说。


那天之后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来短短的四个月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比我在大学四年其余部分发生的事情的总和都要精彩得多。

——而这些精彩,基本都和去去有关。



评论(14)
热度(4)
©北冥有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