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

查看详情

台湾就像一座巨大的游乐场(六)

你肯定以为我会写说,我听了simon的建议,跑过去买了刮刮乐,然后真的好像那个女店主说的那样中了奖,然后怎样怎样。

太天真了!

我小差做事行文最紧要就是出人意料。

就在去去一脸期待看着我所有一齐出行的人都在simon哥的带动下怂恿我的这种情形下,我依然没有走向巷口那家卖刮刮乐的店。

我说:肯定是有预谋的啦。说不定那个店主就跟卖刮刮乐的是亲戚朋友。我才不要在这里买。

而且——如果没中的话多扫兴啊。

要知道我叫小差不是没有道理的,运气当然也是小差,长这么大就没中过奖呢好吗。

更关键的是:一张刮刮乐要100块台币,折合人民币要20多块呢!我当然不会把这个keypoint随便乱讲。

大家又调侃了我一番,然后就要回去了。


话说前面提到的XX和XXX都是去去的学长,他们一路跟我们聊得很投机。

当他们说到他们不回去想去西门町逛逛衣服的时候,去去和瓜瓜的热情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8点来钟而已,我们也去吧。simon哥对我使了个眼色。

对啊对啊,去吧去吧。阿超倒是很想去体验夜生活,可能也是觉得今天还没玩够。

于是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向了西门町。


在潮流的NET店,我们男生女生分头行动,试穿衣服。我看中了好几件,可是又觉得我已经有这个类型的衣服了就没有买,然后让simon哥拿着手机帮我拍了几张照片。

然后我一口咬定这些衣服通通都不上相。

其实是我偷偷翻了一下衣服的价格。

品学兼优拿了资助来的阿超出手就大方多了,一下子买了一整套。

总之,等到我们都会合的时候,XX和XXX,阿超,瓜瓜都是满载而归一脸幸福。

我和去去和simon不得不得帮他们分担一下。

空出手来的XX说:不如我们顺便去喝点东西吃点小吃什么的,都过来了,不要白来嘛,看你们三个什么都没买。

simon笑说:我是还好啦,看小差囖。

我没问题。我躲在衣服袋子后面发出了声音。


于是一行人拿着各种吃吃喝喝的东西我提着大大小小的衣服袋子走在西门町繁华的路上。

然后我们又遇到了刮刮乐。

这种店怎么这么多啊?我问simon。

这些都是身体有残障的人啊或者家庭困难的人向一个专门管彩票的部门申请,然后就可以在路边摆摊卖刮刮乐,以维持生计的。所以很多地方都会有的。simon解释说。

去去这时开口道:林先森你要不要在这里买看看?

瓜瓜跟风道:对啊对啊,你不是说在那里怕是女店主和巷口的合伙骗你?这边总不会了吧。

我还想坚持,阿超直接说道:我们大家一人都买一张看谁中奖,不让你一个人买,这样行了吧?

好像无法再拒绝,就当玩乐的一部分囖。

不过掏出那一张红色的国父,我还是心挺疼的——有时一天可以顶我两顿饭呢!

卖刮刮乐的阿姨坐在轮椅上一脸友善。收了钱之后她说:嚄,这边哦,777,888这些你们随便挑一张。

simon问:阿姨,哪个比较好中啊?

阿姨说:少年咧,我这里个个都好中!

我于是挑了张疯狂888,深吸一口气,操起专门放在那里给人用来刮彩票的铜板拼命刮。

——一口气刮出了2组888。

阿姨脸上的友善一下子不见了。

大家都在为自己没刮中或多或少有点懊恼时,去去惊奇了一句:小差你真的中了欸!

我还沉浸在中奖的喜悦中不能自拔,听到simon说:一般能刮中一组就很厉害了,居然你刮中两组。

我人生第一次中奖!

刮中一组是800块,我一口气刮中了两组!

赚翻了,哈哈!——换算回人民币其实也就200多块钱。想到这边心情好像也没那么兴奋了。

人果然是很矛盾的动物。掏钱的时候会看那个面额大的,而觉得很不甘心,赚到的时候又会看那个面额小的,觉得其实还是很少。人啊人。真是不容易满足。

我问阿姨:这张彩票我能保留吗?

阿姨说:可以啊,你可以保留哦。

我还觉得很开心,突然才意识到——

你想换钱就不行。阿姨补充了一句。


拿着1600新台币的我有点尴尬地想不出来这钱我能用来干嘛,不多不少。

这时我似乎看到XXX对我挤了挤眼睛说:不如拿这个钱请我们唱K囖!都来西门町了!

我说:要通宵欸OK吗?

居然大家都在点头。

台湾的XX、XXX、去去、瓜瓜、simon果然都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

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台湾年轻人三项活动之一——夜唱。

好吧,其实我们也有。


事实证明,1600新台币好像也不太够我们在西门町这种地方唱K,也可能是我们去的地方有点贵。

不过为了补偿之前带我们不断绕弯害我们没怎么好好玩的阿超决定替我出剩下不够的部分。

事实也证明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让阿超觉得心里有愧,他是不会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唱K的。

他很快就睡着了。

就在K房那么吵闹的环境里面。

而其他人——

simon高音总是上不去需要我补救。

瓜瓜是个高手,擅长的就是各种巨肺女歌星的曲目。

XX比较古怪地喜欢杨丞琳,每首都是,自己唱不了又硬要唱,十分诡异,果然是忠实fans。

XXX喜欢信乐团。

而去去都不唱歌。

怎么叫她唱都不唱。

而她也不休息,就一直在听。

XXX唱信乐团,很快就把自己飙哑了。

诡异的XX后来每一次到他都被瓜瓜切歌。

瓜瓜自己也唱累,开始点歌给我唱。因为在我连唱了信乐团一张专辑之后,她说:我倒也看你什么时候会哑掉,你是来开演唱会还是怎样。

后面接踵而来是萧敬腾的歌。

当我开始唱到那首《会痛的石头》。

我发现去去盯着K房里的投影出神甚至眼角有些晶莹的光。

“我们是两颗会痛的石头/

猛烈碰撞后裂了缝/

永远都不会懂/什么叫认错/

还相爱却掉头放手/……”

副歌起的时候,去去眼眶都红了。

你怎么了?我说。

没事,你继续唱,我听过别人唱这首歌,可是都没你唱得好。去去对我说。

“心疼你是颗会痛的石头/

想要抱住你却……”

去去终于忍不住哭出声。

K房只剩下音乐的声音,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我不由自主地靠近她而且紧紧搂住了她的肩膀。


还好这时伴着舒缓的音乐慢慢地响起了阿超响亮的鼾声。

我看到身边的去去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评论(8)
热度(2)
©北冥有鱼 | Powered by LOFTER